分享
向下
avatar
Admin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7-11-21
查阅用户资料http://friendlymanual.666forum.com

【内阁】风间 绫 ◆ 文部大臣

于 周二 一月 02, 2018 1:58 pm

姓名:风间 绫
性别:女
年龄:47
身高:1.65m
外貌:棕色披肩长发,经常烫染,以掩饰不断冒出的白发。眉眼间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俏丽模样,保养得再好,额头和眼角的细纹以及愈发松弛的皮肤都在显示着年龄。常穿正装套裙和高跟鞋。
身份:文部大臣
背景:狸川富商家庭幼女,从小父母花重金培养,顺利考入国立大学哲学系,在那里遇到两个志同道合的文学系青年——未来的丈夫和夫妻两人的挚友。三人均对当时的一些社会现状感到不满,虽然解决这些问题的主张不同—她倾向在现有制度上改革,丈夫倾向暴力革命,但他们都对民主制度有浓厚的兴趣,并秘密加入了社会上主张民主的组织(不是揆党)。
然而日渐衰落的该组织内部的一次次矛盾冲击着他们的理想,在她和丈夫准备迎接即将降生的孩子之际,挚友突然死亡,无从得知是因为政府打压该组织还是组织内部的权力斗争。悲痛之后是分歧和争吵,丈夫认为是政府害死了挚友,更狂热地相信民主,加紧参与革命的步伐,欲早日推翻政府祭奠挚友之魂;她则对民主产生了怀疑,认为有些问题不是民主所能解决的,是权力带来的必然。新旧矛盾的叠加,终使夫妻关系滑向破裂的边缘,离婚,她因产后抑郁缺乏抚养能力孩子被判给丈夫。(之后有心去看望孩子,但因看不惯前夫,届时是一个尖刻地批判社会、私底下不知道在干什么的作家的作风,实际和孩子见面的时间很少。)
她在国立大学执教了一些年,渐渐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并经过多年对各种制度的研究,有了一些新想法。于是步入政坛,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在大学的执教经历的基础上,凭借果决干练的作风、对体制的洞察和对教育行业的了解,一步步做到文部大臣的位置。
上任前几个月,前夫突发疾病去世,她心里存疑,只是各种事务缠身,尚未来得及调查。
-----------------
理想死因:被刺杀
avatar
Admin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7-11-21
查阅用户资料http://friendlymanual.666forum.com

回复: 【内阁】风间 绫 ◆ 文部大臣

于 周六 一月 06, 2018 3:40 am
时间:314年12月20日
地点:京 家→办公室
——————————————
那是我离我的梦想最近的一刻。
透过红酒摇荡的高脚杯是众人各异的笑容,沐浴在宴会柔和的灯光中或虚伪僵硬或谄媚阿谀。然而旁人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坐上了这个位置,有机会去完成自己一直想做的。
但离岛出事了。
离岛从来没有发生过爆炸,我却感觉千里之外的京都大地震了三震,天花板在倾斜,水晶灯几欲坠落……

又是这个梦,关掉因为自己总是提前醒来而从未真正发挥作用的闹钟,起床洗漱。
这两年的工作很难让人打起精神,内斗和人员清洗——这是在预料之中的,然后本该新任内阁施展拳脚的时候却变成无限期地处理离岛事件的一系列烂摊子。
我真的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宁愿重起炉灶,也不肯在现有的制度上做出改变。

后背保持挺直贴近椅背,一种自然而不失端正的坐姿,两肘支在扶手上,手里捧着一杯咖啡,“……网络的话,我建议内政部保持不变,还是设立防火墙限制主陆人访问离岛的网站并删除宣传离岛的帖子,放任网民讨论。方针依然是'让主陆人民在不通过揆党了解离岛状况的情况下随意就离岛问题发表观点'。”一瞬间不在状态失神的样子只映在咖啡的液面上,随即被漂过来的奶沫冲散。“人嘛,总喜欢揪着需要藏藏掖掖的话题不放,若是由着他们去说了,过段时间便会自觉无趣。而阴谋论呢,版本越多,每个版本的可信度越低。”
“调查完了?做得很好。”工厂、媒体都有完善的系统和预案,当年伪造的核爆炸能骗过所有人的眼睛,不是一两个人动点小手脚可以做到的,前前后后不知多少环节多少人员有问题,叛乱发生之后,政府以最快的速度尽可能地冻结了当年相关的所有人员与材料。担心别人做不好,调查只交给了亲信,深知前两年自己没有站稳脚跟的情况下有很多障碍,如今再去细究八年前的事情也不容易,因此没有要求速度。抬眼看向秘书,勾唇一笑,饶有兴致道,“问问财政那边,OSF查的怎么样了?秋后算账大会……一起吧?另外感谢一下特情司,辛苦他们一直以来盯梢,快收网了。”扬下颌轻轻落下最后四个字。听秘书开玩笑说总务部应该很开心,他们正缺人去查走私呢。半阖眼眸,“曙川和雪岬的领主可真行,国家这么关注的事都看不住,他们想换个人来管事?”
“GZL,”饮尽最后一口咖啡,放下杯子,捏着面巾纸的一角拭去嘴角旁的痕迹,“给全体实验室人员发奖金,大方一点,咱们不缺这笔钱,当然冷磷实验室还有额外的奖金……或者你问他们想要什么。还有严格做好实验室的安保以及把控研究人员与外界的交流应该不用我说了。”盯着桌面微怔,呼出一口浊气,“虽然阻止不了离岛研发,但我们总不能替他们做事。”
指节有节奏地敲击扶手,在思索什么,“……年末了,皇室得准备给全国人民的新年贺词吧。想想以前《戡乱令》之类的东西,都是居高临下的,有姿态,但是受众面太小啦。”习惯性地用讲课的语气,发现自己面对的早已不是学生,眨了眨眼睛调整口气,“换一个角度,不是统治者愤怒地批判叛乱,而是心系每一个子民的皇族喊话离岛、号召国民:讲一讲离岛的状况——只有废弃的工业基地、五千人带着有限的物资过去、吃饭都成问题,我们有理由认为前上将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和欲望强行扣押被骗上去的人民做苦力;要求离岛放人;带领国民为那些可怜的滞留离岛的同胞祈福。为了配合这个演讲,这几天让咱们养的写手加班写点东西,散播到网上,比如一个为了私奔逃到离岛、结果现在生活困苦又无法回归主陆的女孩的日记。至于做新年贺词的人选,”柳眉挑起,“天子病重,我看就中宫?”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